人生最艰难的修行 便是与自己能和解
更新:2021年11月21日   阅读:10136次

  各位书友晚上好,欢迎来到由樊登读书出品的读好书栏目《遇见》。今天给大家分享村上春树2021年的全新作品《弃猫》。

  这是村上用大半生时间酝酿,终于写下的人生之书。

  自我存在意义的认同、与世界的隔阂、承接家族历史的艰难,这些村上文学的根源问题都能在这本书中找到答案。

  2008年,村上春树在病房里见到了不久于人世的父亲,村上千秋。

  这是时隔20多年,他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见到父亲。

  彼时的村上千秋,尽管意识清醒,思路清晰,但是已经被癌症和重度糖尿病折磨得骨瘦如柴。

  面对行将就木的父亲,村上春树无语凝噎,思绪翻涌。

  成年人的世界,有多少阳光,就有多少阴影。

  他将这些情感诉诸笔端,出版作品《弃猫》,开启自我救赎的生命之旅。

  和过去和解,放下执念

  村上春树的父亲村上千秋在小时候,曾被送到寺院做小和尚。

  由于他无法适应新的环境,不久之后就回了家,但是“被短暂遗弃”这件事,在千秋年少的心里,留下了深深的伤疤。

  千秋长大后,学业进行到一半,便被迫去服兵役。

  他参加过侵华战争,所在的步兵第二十联队正是当年攻陷南京的先头部队。

  在血流成河的战场上,千秋见证了中国士兵惨遭杀害的血腥场面,更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。

  战争结束,他回到日本。

  然而,战争带来的恐惧和不安,远未结束。

  生命的沉重,死亡的残酷,让千秋为此背上重重枷锁。

  因为无法释怀,所以耿耿于怀。

  几十年如一日的清晨,千秋坚持在儿子面前,于佛龛前跪拜,为战争中双方无辜丧命的人祷告。

  父亲每天早上的诵经念佛的背影,犹如散发着死亡气息般,让人难以靠近。

  村上春树从小就继承了父亲心中的创伤和负罪感。

  他每一次来中国为作品宣传,都不愿意吃中国的任何一道菜,因为父亲的罪孽让他感到羞愧,觉得自己不配吃中国食物。

  不仅如此,村上还和妻子决定,终生不生育孩子,因为他希望村上家族的罪孽在他这里画上句号。

  2009年,父亲去世一年后,村上春树在作品《1Q84》中写道:“人生没有无用的经历,只要一直向前走,天总会亮。”

  是啊,人这一生当中,总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把控。

  倘若一味地纠结过去无法改变的事实,那么只会把自己折磨得筋疲力尽。

  美国作家玛丽安娜·威廉森说过:“沉溺于往事并不能让过去的伤痕愈合,只有活在当下才能抚平昨日的伤痛。”

  改变能改变的,改变不了的,就坦然接受。

  与生活和解,直面它给予的暴风骤雨,毅然前行。

  和父母和解,接受对父母的失望

  村上千秋爱好文学,学生时代成绩很不错,也很聪明,曾经考入了京都帝国大学的文学专业。

  与父亲相比,村上春树对学问偏偏没兴趣,学习成绩也不突出,他认为学校的功课非常无聊,教育体系也非常死板。

  对于村上春树来说,更有意义的不是拥有好成绩,而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。

  这一点让村上千秋失望。千秋成绩优异,却因为战争被迫中断学业。

  于是,他把未实现的理想,全都寄托在儿子身上,希望儿子可以学有所成。

  其实大多数父母在潜意识里,都会把自己未完成的梦想,寄托于孩子。

  随着村上春树年龄渐长,他们父子之间的摩擦日益明显,关系更加扭曲。

  两个性格倔强的人,都不会直截了当地讲明自己的想法。

  最后,父子二人几乎决裂,有二十多年没有见面,甚至很少联系对方。

  2008年,村上千秋病逝。在他去世前,村上春树到医院看望父亲,父子二人袒露心声,达成和解。

  年近花甲的村上终于理解了父亲,他们的成长年代和环境不同,思维方式不同,对世界的看法也不同。

  在漫长的岁月里,村上春树忙于家庭,工作,与其花功夫探索和父亲的相处模式,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  种种原因造成了父子20多年的形同陌路。

  那些年少时不明白的事情,此时让他豁然开朗。

  就像在书中写得那样:“恐怕我们每个人都只能呼吸着不同时代的空气,背负着时代本身的重量活下去,也只能在时代的洪流中默默成长吧。就像现在的年轻人,也正没完没了地让他们的父母那代人头疼一样。”

  父母与子女,注定是一场渐行渐远的旅程。

  他们不认可我们的观念,想方设法的控制。而我们也无法接受他们的想法,竭尽全力的突破和逃离。

  当我们在人生的泥潭中滚过一遭,才能理解父母在生命长河中的不易。

  人世间最幸运的是,在上苍允许的时间里,在父母健康的岁月里,抛开所有的芥蒂和过往的恩怨,接受父母的不完美,与他们握手言和。

  和自己和解,获得心灵的疗愈

  父亲去世后,有5年的时间,村上春树仍然没有做到和自己和解。

  多年来,父亲参与侵华战争这件事在村上心中反复翻滚、撕扯,并留下极大的伤痕。

  他没有勇气去探究真相,也不愿意回忆父亲。

  直到5年后,他才知道,父亲是在南京战役发生的第二年入的伍,并未直接参与那段血腥的战争,这让村上春树心里的大石落了地。

  2021年,72岁的村上春树终于鼓起勇气,将村上家族的往事公之于众。

  比起过往的逃避,终于拥有了直面勇气的村上春树最终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的自我和解。

  他在书中写到:“这篇私人化的文字只为了阐述我是一个普通人的普通的儿子,而这种身份是一种极其偶然的存在,最终,我们每一个人不过是把这份偶然当成独一无二来生活罢了。”

  人生,最难得的是放下。

  放过自己,善待自己,才能真正地活出自己。

  人生最重要的结局是,我们终有一天,要学会和自己,和这个世界达成和解。

  人生路漫长而曲折,中途总会有不如意的遗憾,我们能做的,唯有和解。

  放下过去,过好当下的生活。

  原谅父母,与他们紧紧相拥。

  放过自己,放下内心的执着。

  作者:樊登读书-婉若清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