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你熬不下去时候 建议去读读汪曾祺
更新:2022年02月10日   阅读:10108次

  1937年,昆明,西南联大。日军轰炸的飞机在头顶上盘旋,警报长鸣,联大师生,在弹片纷飞中都往郊外奔逃。有一个学生却与众不同。他手里拿着一块点心,单捡有松林的地方躲避。别人都说他跑错了,很危险。他却声称:“那里有卖松子的,就算被炸死,还可以不做饿死鬼。”这个啼笑皆非的“吃货”少年,就是汪曾祺。

  人们称他为“文艺界的泥石流”、“抒情的人道主义者”、“中国最后一个纯粹的文人”、“中国最后一个士大夫”。同时也承认他是一个“吃”“喝”“玩”“乐”,嗜号多多的好玩老头。说他一生,吃出胸怀,喝出豪情,玩出童心,乐出了境界,活成了随性,自然,通透的一生。

  一、吃:品人间至味,容天下之事。

  汪曾祺的第一嗜好是吃。布里亚·萨瓦兰说:“告诉我你平时吃什么,我就能说出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。”汪曾祺却什么都爱吃。他在自己的文章中说,一开始不喜欢吃芫荽,后来别人一说他也爱吃了。食物让他好奇,也好尝试,好品味道。走哪儿吃哪儿是汪曾祺的标配。他觉得没有什么事情是吃解决不了,“南甜北咸东辣西酸,都应该去尝尝。”于是高邮鸭蛋,湖南腊肉,北京豆汁儿,昆明米粉,汽锅鸡,乌锅贴鱼……都在汪曾祺的舌尖走过。但是会吃的不一定会做菜,会做菜的不一定会写关于吃的文章,会写关于吃的文章,又不一定能把吃的物品画出来。

  汪曾祺无一不精,会吃,会做,会写,会画。是作家里最会吃的,厨师里最会写的,画家里最会逗趣的。见的多,看的多,吃的多,加上一点做饭的天赋,汪曾祺的厨艺声名远播。他说自己,“最大的乐趣还是看家人或客人吃得很高兴,盘盘见底”。当时作家协会来了客人,都喜欢喊汪曾祺招待。他做的菜有多好吃,据说他曾经为一位法国客人做了道盐水煮毛豆。那位法国人竟然连毛豆壳都吃了下肚。另一位客人,连吃了剩下的饭菜也要带走。除了做的好吃,吃还激发了汪曾祺的灵感,画下无数的食材,用笔记录下食物的味道,做法,因美食而发生的故事。

  后来这些都成了畅销书,图文并茂。比如《生活是很好玩的》,《家常酒菜》等等。知乎上网友趣谈,千万别大晚上的读汪曾祺的书,真的是深夜放毒。看了食欲就勾起来,你不吃点什么,觉都睡不着。古人云:“有容乃大。”吃货的最高境界,大约就是汪曾祺这样眼见为食。有一句话是,海纳百川的吃东西,品尝人间至味,经历得多,自然能心中化解万事。

  二、喝:酒映人心,茶慰岁月。

  除了吃,汪曾祺最爱的就是喝,喝酒也喝茶。茶、酒在汪曾祺的生活之中,扮演着重要的角色。在西南联大就读的时候,汪曾祺经常逃课出去泡茶馆,临窗点一盘猪头肉,要一壶酒,他能坐半天。偶尔钱多,要的菜多一样,酒也喝的多,醉倒街头的事也发生过。有一次沈从文先生外出,见街边躺着一个酩酊大醉的人,以为是个“难民”,走近一看才发现是爱徒汪曾祺,只好让学生从街上抬回来。

汪曾祺和沈从文

  知道汪曾祺爱喝酒,有一次他失恋了,非常痛苦,情绪委顿。同学便对症下药,三杯酒就把他治愈了。汪曾祺被下放,为了保护孩子们,他爱人说:“你们要和爸爸‘划清界限’”。儿子便拿“酒”反问母亲:“那你怎么还给他打酒?”但酒多伤身,晚年汪曾祺的家人严格限制他喝酒,规定每天一瓶葡萄酒,但暗地里,汪老却让小卖部替他打掩护,中午偷喝几两,再打几两带走,每天凑一瓶酒。

  除了喝酒,汪曾祺一生极爱喝茶。他自认“喝茶是个外行”,毫不讲究,对茶叶也不挑剔。因此喝的随性,一天三次换叶子,青茶、绿茶、花茶、红茶、沱茶、乌龙茶,有便喝,唯一的要求就是浓,“喝茶像药一样。”《慢煮生活》里他说:“你很辛苦,很累了,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,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。不纠结、少俗虑,随遇而安,以一颗初心,安静地慢煮生活。”然而爱了一辈子的茶酒,病重住院,却要全戒。他一再问医生,茶酒还可以喝吗?医生不置可否,但最终没有点头。后来久病床榻,茶瘾难耐,他便苦苦哀求,能否用茶水稍微沾沾嘴唇。医生只好应允,没想到,汪曾祺听了,一下精神了,居然像孩子一样招呼女儿:“给我来一杯碧绿!透亮!的龙井!”

  遗憾的是,茶还没有沏好,他便与世长辞了。鉴照人影,酒映人心,茶慰岁月。有人说茶酒都是爱生活之人的专利,收获的是喧嚣生活里的淡然心境,之于汪曾祺再合适不过。

  三、玩:有趣的灵魂,万里挑一。

  汪曾祺认为“人世间有许多事,想一想就觉得很意思。”因此他的一生“吊儿郎当”,贪玩人间。在他的眼里,“满世界都是好玩的东西”。没事他就瞎琢磨,比如为栀子花鸣不平:“我就是要这么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管得着吗?”生活里,有人能给山丹丹能算年龄充满好奇,他驻足听的仔细:“山丹丹,长一年,多开一朵花,你看,十三朵。”想喝酒手里没钱,他就给同学做枪手写文章,闻一多看了文章精彩,赞叹着说:“比汪曾祺写的好多了!”

  馋虫勾起来,他更搞笑。

  有一次在长沙,他想尝尝火宫殿的臭豆腐,就约了同伴,寻味追踪。一路走来,臭味渐浓,他高兴坏了。“快了,快到了,闻到臭味了嘛!”啼笑皆非的是,臭豆腐没找到,公共厕所倒有一个!贾平凹说:“人可以无知,但不可以无趣。”想想还真是,没了趣味,一潭死水,活着也没劲。汪曾祺大约就是怀着这样的心境,让一切不困于心,还能跳出生活的绳索,在上面快乐歌唱。

  汪曾祺自爆,这一切都归功于自幼父亲对他奉行宽松教育。父子像兄弟,连情书也可以一起商量着写。家庭教育的开放,成就了汪曾祺一生的随性。对自己的儿女孙子,他也从不拿长辈的身份压人。儿女们直呼他“老头儿”。以至于家里对话好玩的不行。

  比如,汪曾祺想写作,儿子却在书房睡觉,他着急得满脸通红。对话是这样的:“老头儿,又憋什么蛋了?”汪曾祺说:“我要下蛋了,这回下个大蛋!”他正画画,小孙女们围观,对话是这样的:“老头儿你真浪费,留这么大块空白。给你画只小鸭子吧。”“别,等老头儿死了,这画说不定就很值钱了。”

  生活的妙趣就寓于生活本身。有什么样的情趣,就有什么样的思想;有什么样的学识和见解,就有什么样的人生。

  汪曾祺是真的懂得!

  四、乐:世界吻我以痛,我却报之以歌。

  你只看他吃吃喝喝,其实他也曾遭受命运蹉跎。38岁那年,汪曾祺被下放农村接受劳动改造。每天被分派的任务是起猪圈、刨猪粪、背粮食,常常累得半死。书生学种地,根本吃不消。一起参加劳动的人,都垂头丧气,汪曾祺却劳动之余,下河摸鱼,用吃与玩打发时间。炖一锅鱼汤,趁热喝了,第二天又开始精神抖擞的征战。汪曾祺还总是能在别人不在意的地方,发现惊喜。

  有一次汪曾祺捡到一些野蘑菇,简直乐开了花,带回去做了一碗汤,还感叹着说:“我当了一回右派,三生有幸,要不然我这一生就更加平淡了。”除了野蘑菇,马铃薯也是他的最爱。早晨到地里掐了花叶,插在玻璃瓶里。无聊的时候他就画马铃薯,后来花谢了,他就画薯块,画完了,再把薯块放进牛粪炉里,烤熟吃掉。等到改造结束,其他人都是一幅病怏怏的样子,只有他精神抖擞,根本不像是受过了苦。

  人间烟火气,最抚凡人心。

 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,从来不会被生活击倒。以前听过一则童话故事,一只小狗问妈妈,幸福是什么。妈妈告诉他,幸福就是他的尾巴尖。于是小狗拼命地去试图咬到自己的尾巴尖,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。“妈妈,我为什么追不到幸福?”小狗有些沮丧。妈妈说:“宝贝,只要你抬起头往前走,幸福就一直会跟着你。”生活里,我们也总是如此,拼命地去追逐所谓的“幸福”,一旦遭遇不幸,又只会怨天尤人。其实幸福从来都不远,就在身后,就在身边。是一蔬一饭,是一饮一啄。

  之前看过一个提问:当你度过生活中最艰难的一段时光,你想去干什么?下面一个高赞回答是,和家人吃一碗,和朋友喝一杯,去菜市场听吆喝,去马路上看人来人往。当你失去了日常,你才会发现所谓的寻常,才是生活的真相。没有谁活的容易,生活的烦恼随手就有。但是暖了胃,也就暖了心,暖了心,惆怅自然烟消云散。

  古人说:身上无病,心里无事,春鸟便是笙歌。多多热爱我们享有的,哪怕日子只是粗茶淡饭,那也是人间温暖。当你熬不下去的时候,不妨多学学汪曾祺。用生活,去治愈生活。

  点个在看,相信吧,春暖自会花开,好日子终会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