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祝由术是什么 为什么后来失传了
更新:2023年07月15日   阅读:10067次

  祝由术在古代又被称为巫术,是一项崇高的职业,它曾经是轩辕黄帝所赐的一个官名。当时能施行祝由之术的都是一些文化层次较高的人,按照现在的说法,这些人都是某些行业、领域的权威专家、教授。他们在当时都十分受人敬重。祝由术是借符咒禁禳,同时也用中草药来治疗疾病的一种方法。“祝”,就是咒,咒语;“由”,就是探究疾病的原由。这种方法在中国古代广为流传,其传承方法,大多数都是由师父带徒弟,或由父亲传儿子,传男不传女,口传心授,很少传给不相干的外人。这大概也是当今很多中医特殊治疗法、特效处方、偏方,特别是治疗一些大病特效办法失传的主要原因。

  《黄帝内经·素问·移精变气论篇·第十三》:“黄帝曰:余闻古之治病,惟其移精变气,可祝由而已。”《黄帝内经》通篇都没有说鬼神邪祟,认为“因知百病之胜,先知百病之所从”是祝由取效的原因,说明古代的祝由术一直处于中医体系的边缘,也是中医的始祖。巫术医学正是原始社会巫术文化的一个重要产物,也是中国传统医学早期发展的一个历史过程、初始形态。巫术医学在中国传统医学的形成发展过程中,有一个重要的贡献,那就是曾经起到古代医药知识的积累、记录和传承作用。现代生理学奠基人贝尔纳在《历史上的科学》里写道:“官方的医学把植物药材和矿物药材编成条目,有关这些的知识,曾由各原始文化期的巫医们和女巫们传授下来。”

  由此可知,古代的巫医,但并不是迷信,而是最朴素的原始医学,它既有我们还没有弄清楚的东西(有人把它叫做迷信,或许也有虚无缥缈的迷信成分),也有现代科学成分在内。所谓巫祝,都是上古时期的高级知识分子。他们上晓天文,下知地理,中通人事,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们能与鬼、神相通,和鬼神对话,知道鬼神的旨意,因此,他们都有“神职官员”之称。范文澜先生在《中国通史》里也谈到过这个问题。据他考证,在东周时中国古代的医生们,把医术从古代巫术里分离出来,形成一个专门用来治病救人的经验学问、医药学科,这就是我们流传至今的传统医学——中医。

  范文澜先生引用西汉文学家刘向的《说苑》和先秦重要古籍奇书《山海经》的描述,上古有个苗父,即苗黎族的巫师。这个人给人看病时,一般都是向北诵十字咒,同时也用酒和草药,不管轻重病,经他看后,一般都会好。那时候,有巫咸、巫彭等十个巫师,他们给病人用药,都是在灵山采草药。他们都是商朝时的著名巫师,典籍记载,从他们开始,巫师在用祈祷禁咒术的同时,开始使用草药给人治病。在上述这段描述中,很显然,这些著名巫师用的就是祝由术。这里举一个或许不太恰当的例子,一个人由于受到刺激,导致失魂落魄后产生的精神方面的疾病,如癔病,现代医学就解决不了。

  在现代医学里,癔症以前曾经有过一个名字,叫歇斯底里,后来又有了一个比较规范的名称,叫分离障碍。临床上的表现,就是知觉和运动发生障碍。这种病人,用现代医学各种仪器检查,都发现不了任何问题。也就是说,在现在所有装备着各种仪器、设备的现代医院里,认为这个人根本没有病,自然也就对这种病无从下手。但无论是中国古代祝由术,还是博古通今、有经验的老中医,都可以很轻松地解决这种病症。即使现在有些蜕化的中医彻底治愈不了这种病,但也不是对此毫无办法。我早年在农村生活时,也见到过这种病人,有男女、有老少,这种病初起时,家属都不怎么重视。

  因为大多数这种病人都是长期和家人闹矛盾造成的。有的病是慢慢发作起来的,有的发作很快,突然就不对劲了。故此,家属一开始都以为他们是在装病。后来,家人确认他们的确是病了,才着了慌。便往医院送。不过,凡是医院,大多都是以仪器检查为主,对这种病患者自然是毫无所获。家属失望以后,转而去求当地土生土长的中医。或是找当时公社卫生院的中医,这些卫生院的中医,都是响应号召,从当地大医院下来的,无论是临床经验,还是诊断病情,都非常高明。一般吃中药几个月就差不多好了,特别厉害的几年后也可痊愈。

  再比如人体产生的各种肿瘤,现代医学只是从“物质”上看待问题,解决问题,而中医认为,这些肿瘤大多数都是由于精神因素产生的;如果非要从“物质”上寻找病因,也是多种多样的,最关键是它的病因。病因不同,施治方法也应该不同,这就是因人而异,辨证施治的中医原理的来源和根据。中医认为,人的病症,无非是两种因素集合产生的,一种是精神因素,一种是物质因素。由于古人认知原因,作为中医始祖的祝由术,充满着现代科学验证不了的成分和许多不确定因素,甚至有些迷信意味,但是,这些东西肯定不是空穴来风。

  它或许在现代科学面前,都被归类为“迷信”,但实践证明,这些并不全是精神领域的东西。美国一位物理学家对“神鬼”这种东西研究后认为,神鬼,其实也是一种物质,叫暗物质。你承认也好,不承认也罢,暗物质的确存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另外,古代的祝由术,其实也并没有失传,只是主流社会认为它是迷信,不提倡而已。在中国民间,能够治疗某些精神疾病的人仍然存在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相信现代医学,并不妨碍人们相信古代祝由术,两者并不冲突。因为,现代医学并不能解决人们的所有医学问题。而且,在我们祖国医学中医里,也仍然活跃着古代祝由术的影子。

  黄帝内经中说,治病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生病的根源,知道病从何起才能对症入药,而祝由术就是找到心理疾病病因最好的一种方式。也就是说,祝由术并不是通过外部的针灸、服药治病,而是通过心理暗示寻找病人发病原因,这倒类似于现代西方流行的心理诊所。遗憾的是,我们古代典籍并没有记载过祝由术的具体操作方法,一些细节性、关键性的东西并没有流传下来。故此,这种简单的解释,现在并不被所有人认可,也是正常现象。但是,不认可,不等于它没有市场;不认可,不等于它没有作用。没得过某些“怪病”的人,或许永远也不会承认它。但不承认,并不等于它不存在。

  比如和上面所说的由于受惊吓产生的精神疾病一样,许多祸祟邪气病,现代医学对它同样也毫无办法,但是用祝由术来对付,就可以手到病除。有人同样把祸祟邪气病当做迷信,其实,中医认为,这是一种由于身体神志衰弱导致的情志病。当然,不管是祝由术也好,后来流传至今纯粹的中医也罢,和所有东西同样,并不是全都正确,也不可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,它肯定还有许多缺陷。这就是我们人类几千年来为探求真理,一直孜孜以求的原因所在。但即使如此,我始终认为,辩证施治,因人施治,把每个人的身体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,而不是像现代医学把所有的人都当做车床做出的标准件那样,这或许才是中医(当然也包括古代祝由术)最出彩、最符合科学的地方。

  不能因为用现代医学解释不了、验证不了,就认为它是迷信。用新生的现代医学来验证流传了两千多年的中医的科学性,就犹如用一个婴儿来验证他祖宗十八代是否存在过一样可笑、荒谬!任何不顾客观环境、现实,单纯以一种东西验证另一种东西是否有道理、是否符合科学的做法,都是幼稚可笑的。中国古代的《易经》理论有一个非常正确的地方。易,就是变化、发展。比如说,一个人在婴儿时期,由于他没有骨髓,他的肝脏就是他的造血机器;但在他成年后,骨髓成了他的造血机器,而肝脏就变成了他的血库。这就是变化、发展的最好证明。同样,一个二十岁健康年轻人的身体,和一个八十岁健康老年人的身体,尽管我们把他们都归类为“健康”,但也同样是非常不同的。在现代医学仪器面前,那个八十岁的老人不管他多么健康,都不可能符合二十岁健康年轻人的数据。

  二十岁的健康人,意气风发,斗志昂扬;而八十岁的健康人,只能是沉静如水,饱经沧桑。更何况,这个世界解释不通、验证不了的事太多了。我个人觉得,不管是古代祝由术、现代中医,还是现代西医,只要它能够治病,能够解人烦恼,不是把病越治越重,它就符合科学精神,就有存在的理由。能拔出脓的就是好膏药。假如一种医学治不了病,不管它再怎么符合科学原理,也都是胡扯。任何医学存在的目的和价值,既不是为了要符合某些小范围的科学原理,也不是用它来高谈阔论驳斥别人的。它存在的唯一目的、价值只有一个,那就是治病救人。